For Me ·

转运竹在奋斗

北京不久我买了一盆转运竹,拿回住处后摆在窗台上颇有点生机。按时加水,按时晒太阳,小转运竹在我眼皮底下越长越高了。在超市时没发现他们长的有多快,可是一拿到家里来却有明显长大的趋势。

很想像它一样,生机勃勃,努力向上,自从离开校园感觉自己成熟了不少,不再对社会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,也不会把自己当成理所当然的精英了。象牙塔是清澈的,社会是混沌的,也许每个人都要有这一步,只是我感觉落差大了一点。昨天跟瑜姐联系时说学校的GKLink进不去了,我上去一看,果然如此,并且郑重说明:"You have graduated. Please access Alumni Affairs Office website for e-services open for Alumni."一不小心已经是校友了,不再是学生了。一瞬间的身份转变有点不好接受,不知是喜是忧。

找工作有时希望快点来个工作签了算了,有时看到新的机会又感觉弃了可惜,总是在犹犹豫豫中越来越老。也许真应该听老妈的话,现在刚工作的一两年机会无所谓,媳妇熬成婆了机会便会自己找上门来。

想象这眼前的转运竹就是阿里巴巴的宝藏大门,口中念着:"竹子开门,竹子开门。"然后OFFER就像鸽子一样自己飞来落到我的手背上。也许某些人看到我的这句话会笑着骂我,"你真神经病。"。不过生活如果真这么简单就好了。

祝远在新加坡的兄弟姐妹们,以及回来闯荡的同志们一切都好,不过人家好像都比我好,我就是那世界上最伤心的人,哦哈哈。

参与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