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 Me ·

北京北京

2501606_145548131000_2

北京向来是不缺少故事和人的地方,2100万人生活在这里,每天过着2100多种生活,发生着数不清的故事。出差来北京每年都有很多次,每次来都胸怀各种不同的感慨,不是感慨这里多么繁华,也不是感慨这里有多少文化,而是感慨一种过往。

说起北漂早些年是个流行词,现在说这个词的人多数有着些许自嘲。

我和北京的交集可以从高中开始,已经记不清是哪一个暑假了,学校组织了夏令营,到清华大学小住了几天,当时走在清华大学的校园里,连实验室旁边的猪圈都觉得美的不得了。却不知道我们是在暑假,清华的大学生也在暑假,乐滋滋的住着空宿舍,暗自憧憬未来的某一天可以多住几年。当时的相机还是老式的,拍出的胶片早就不见了,还余下几张泛黄的照片,当时瘦小的我站在军事博物馆的坦克面前兴奋的不能自已。在清华园里下了刻苦的决心,在未名湖畔听了老旧的故事,顿时感觉高中的乏味也是一种滋味,北京就在心中竖成了一个灯塔。

第二次和北京有了纠葛是在高考之后了,失败的理综把总分拉到了650,清华园和未名湖是没有希望了,并深深的认为去不了这两个地方,北京是没有必要去的了,所性投入了上海的怀抱。上海的繁华种种似乎并不是我喜欢的样子,终其四年我的身影只在学校及徐家汇出现。终日上课、复习、考试、玩WOW,当时没有感觉自己有什么不对,现在想起来只觉得自己的激情与乐观正是在大学时候被磨灭的。人们都说80后的一带是没有理想的一代,也许我不是个例,但却不是我最初期望的。

第三次和北京亲密接触是留学回国后,拿到了某国的移民邀请信却没有留在国外,其实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,我却没有觉得丝毫可惜。在选择进入工作生涯地点的时候,我这次选择了北京。一方面是因为上海呆了4年没有喜欢上这个城市,另一方面是觉得北京离家里更近一些。2008年北京筹备奥运会,所有地下室不允许住人了,于是我没能体会到住地下室的经历。最初找工作期间住在北面中日友好医院附近的小区,房间小的仅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,卫生间整体通黑,破旧不堪。终于找到了工作,公司却位于西南四环,每天要跨过半个四环才能到公司,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,终于决定换房子了。搬家是我在大城市人生地不熟时感觉完全无法完成的任务,打车不舍得,坐车一次拿的不多,还要上班,几次之后在朋友的帮助下终于搬家成功。新家位于西四环之外的吴家村路上,兆丰园三期,我租的房子被隔出了5间房,我住的主卧带有独立卫生间,感觉生活水平一下子提高了很多。这个出租屋内只有我一个男性,想必之前的姑娘大姐们没有男士存在的习惯,经常穿着暴露,多次尴尬之后终于知道屋里来了男人。生活在隔断间的邻居们可以看出都是在北京打拼的小人物,我也一样。

来到北京的想法和很多人一样,为了感觉大城市的生活,为了打拼事业,可是离开北京的原因我却有所不同,我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动力,想在北京立足是一种妄想,于是听从父母的召唤回到了小城。离开北京不能说没有留恋,这里是第一次工作的地方,也有不能割舍的朋友。在北京没有奋斗的激情,原以为回到威海生活容易了会再次唤醒激情,没有想到安逸的生活带来的是更加的消沉。

再以后的日子出差北京成了家常便饭,也曾经回到兆丰园小区外面看看,但是物事人非,好多事情明明感觉就在眼前,却再也想不起来了,傍晚小区外面的马路上仍旧是堵车,路边仍旧有人在抽功夫鞭,耍嗡嗡响的空竹,却不知是不是七八年前的人了。又去了之前经常光顾的羊羯子,味道也不一样了。

北京呆了不到两年,后海的慢摇吧、工体的金属吧、春天路边的广玉兰、夏天北海的小船、秋天香山的红叶、冬天慵懒的雕刻时光,想想去的地方不少,记忆中有不少存储,却又愰如隔世。

这次又来北京出差,陪同行的老师走了一趟夜晚的鸟巢和水立方,回来的路上秋风吹的身上一冷,感觉这个城市竟然如此陌生,竟不像是曾经来过的城市,也许是心境变了吧。

无聊中又看了一个前两个月没工夫看的电影“滚蛋吧!肿瘤君”,这个故事的原创漫画我也看过,却感觉不如电影感人,这部电影是一部好电影,能够让人想明白一些事情,把人生的重点重归原位,功德无量。

电影中的熊顿在北大国际医院离开了,明天我也要去这个医院走访,期望我能够像熊顿一样活得坚强、乐观。

珍惜生命,珍爱身边人。

参与评论